情緒話

〔新舊文章隨意看,喜歡廣告加減按〕

2011-05-08

同性戀與狗不得進入政壇

中國時報前天登出一篇由資深大記者傅建中撰寫的曠世奇文「嚴格檢驗蔡英文」。但是讀完以後,我深深覺得那篇言論新聞的標題訂得太離題了,編輯實在應該這樣下——

同性戀與狗不得進入政壇

不然這樣子下也貼切——

同性戀將陷國家於危殆

以下在引言括號內的文字都是傅建中的原文,而段落之間,我會略述自己的看法。
明年的總統大選已成馬英九與蔡英文對決之勢… (中略)…但是蔡在很多方面還是個未知數,按照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標準,應該嚴加檢視,以確定她是否為合格的候選人。

所謂檢視,即英文的scrutinize(名詞是scrutiny),西方許多政治人物,因通不過scrutiny而遭選民唾棄,或自知難以過關,選擇放棄。像美國已故的甘迺迪參議員,應是總統的材料,特別是他兩位兄長先後遇刺,甘家足以問鼎白宮的,非小甘莫屬,可是一九六九年夏天他酒後偕女祕書出遊,發生夏帕魁迪克事件(Chappaquiddick incident),把妙齡女祕書淹死,成為舉世轟動的醜聞,從此即與總統寶座絕緣,因為每當他有意投入選戰時,新聞界即把Chappaquiddick事件抖出來重新炒作,使小甘無法通過scrutiny,此事反映的倒非只是他好色以及和女祕書的曖昧情事,而是事發後小甘的反應與判斷能力,把國家交付給一位遇到危難時棄職潛逃的人的手中,是極其危險的事。

前些時施明德先生提出蔡英文的「性向」問題,要她講明白、說清楚,一時輿論大譁,「同志們」更是對施口誅筆伐,其實施明德並沒有錯,在西方,政治人物的「性向」,並非個人的隱私,而是屬於檢視(scrutiny)的範圍,因為政治人物若是同性戀者,有被敵人利用加以勒索的危險,足以陷國家於危殆
傅建中說,同性戀者容易被勒索,所以一旦從政,將足以造成危害國家的後果。

但傅大記者前段所舉的例子,小甘迺迪並不是一名同性戀者。不但如此,傅建中其實認為小甘迺迪這個「男人的好色、與同事搞曖昧、甚至殺害對方」,都不是無法擔當元首的最主要原因,事發後的危機處理失當,才是讓小甘無法通過媒體與民眾檢驗的原因。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美國有位著名的專欄作家艾薩普(Joseph Alsop,1910-89),此人抗戰時在中國,擔任飛虎將軍陳納德的特別助理 ,是個同性戀。艾薩普五十年代在莫斯科擔任記者,被蘇聯的格別烏(KGB)施美男計引誘上鉤,當他和俄國情人做愛時,被KGB逮個正著,當場拍了照。美國大使館獲悉後,立即連夜把艾薩普祕而不宣的送回美國,因為艾氏是羅斯福總統的親戚,和美國上層人物交往廣泛,一旦被KGB要挾勒索,會洩漏重大的軍政機密,嚴重危害美國的國家利益。一個公眾人物「性向」的重要性,於此可見,何況是一位有可能成為未來國家元首的人呢?
在前述好色甘迺迪的例子裡,傅建中認為人民檢視的是政治人物的危機處理。但在艾薩普的這個例子裡,「好色的同性戀者」突然成了萬惡之源。傅建中的邏輯是如此簡顯,只有「同性戀助理中了美男計,才有洩密的可能」,難怪中國黨薇閣立委吳育昇現在還可以爭取連任,而施明德和他的女人們、或者陳文茜和她的男人們,因為不是同性戀,也想必絕對都是純潔到不行的閨房談心的啦!

不過傅大記者似乎忘了,不只二戰時期有為日本工作的中國女間諜李香蘭,2007年還有一名日本外交官因為遭到中國仙人跳,在上海謝罪自殺。再者,倘若這世界上的仙人跳如果都只坑殺同志,那選出女同志總理的冰島大概快亡國了吧?

我們是一個很奇怪的國家,一方面偵騎密布,造成白色恐怖;另一方面卻有像蔣經國和李登輝這類曾加入過共產黨的人擔任國家的最高領導人,而無須向國人坦白交代他們的過去,這在美國是無法想像的事。在美國,任何人進入政府部門工作,都得經過嚴格的身家及背景調查,沒有問題才會錄用。像經由考試進入國務院的人,必須通過長達九個月的安全調查才能任用,這種調查從一個人十四歲開始查起,凡是十四歲以後到過或住過的地方以及認識的人都要查個一清二楚,真可說是鉅細靡遺、滴水不漏,之所以要查的如此透徹,目的在防止敵人滲透

美國政府的夢魘是敵人在其心臟部門如CIA布置一個mole(臥底的奸細)。
傅建中既然知道,美國政府聘用人事至少要「經過長達九個月的調查」。他為何不敢一併告訴讀者,為了防止敵人滲透,美國也規定不在國土出生的的公民,終身都不得參選總統?何況,台灣政府沒有考核機關嗎?當然有!但是這個政府做考核只是為了排除異己。只要是同一黨派立場,不但公務員官員擁有綠卡楓葉卡老是查不到,就連持有雙重國籍的民代遭踢爆證實、政府竟然還出面幫忙打圓場說薪水不用還。

執政當局連現在進行式的公務員查核都做不好,連現任總統的出生地、國籍爭論都說不清楚,還奢談什麼防敵人滲透?
根據以上所舉例子,可知scrutiny的不可或缺。總之,明年總統的候選人,一定要像司馬光所言:「事無不可告人者」,或是像美國人說的,like an open book。

也許有人要問:為何把矛頭單單指向蔡英文,而不及於馬英九?理由很簡單,馬當總統已有三年之久,人們對他的檢視已無所不用其極,讓他無所遁形,他究竟是否是合適的領導人,大家心裡都有數,相對的,如本文開頭指出的,蔡英文還是個未知數,必須嚴加檢視,才不致把國家的前途託付給一個不適任的人。但願天佑台灣,也賜給我們智慧,明年在馬、蔡之間做出正確的抉擇。
傅建中附和施明德的說法,說他「只」質疑蔡英文的性向,是因為馬英九三年來早已經「無所遁形」於大家的檢視。真的無所遁形嗎?我存疑。

不想跟著這些人炒做單一對象的性向之謎。還是讓我們回想一下,現任的執政者三年來做了些甚麼:從經濟到民主全面倒退嚕的九流政績、充斥雙重國籍的官員、拿不出來的綠卡放棄證明、和處處與民意對立,毀田滅農護財團挺石化擁核電...

面對如此無能卻囂張的政府,或許你我此刻尚不能確定誰是2012總統大選的最好人選,但至少,絕對不應該選誰,相信有智慧的大家心裡真的都有數了。



訥客的情緒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轉載圖文內容請註明出處。
發言請多登入 OpenID 或 Google 帳號:

轉載請註明出處. 主題圖片來源:Jason Morrow.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