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話

〔新舊文章隨意看,喜歡廣告加減按〕

2005-04-14

常中天,無恥!無恥!無恥!


我今天要套用李慶華的詞,以市民的身分,強烈譴責台北市議員常中天,無恥!無恥!無恥!


台北市議會昨日舉行第二屆議長盃籃球賽,那位兼具華客任性與幼稚於一身,一下子說要結婚、一下子又說為了孝順父母、努力逃避兵役的「替代役男常中天」,繼日前演出打石膏請長假卻「行蹤成謎」的鬧劇之後,昨天居然送公文送到籃球場上去了。


他不是才打過石膏嗎?看看自由時報怎麼寫:



今年農曆過年後,他以右手手臂肌腱遭玻璃割傷,手肘上石膏、無法負重為由,自二月十四日至三月十一日長期請假在家休養,昨天上午球賽時,常中天現身上場,不僅滿場飛奔,運球、投籃均瀟灑自如,甚至以剛受傷不久的右手演出勾射等動作,讓在場人士議論紛紛。

常中天說是洽公外出。實際上他連自己的義務都沒做好:


常中天表示,他是「幫區公所送公文」,....但常 中天並未把公文直接送到議會民政委員會辦公室,卻在比賽結束後、中午才把公文送到新黨議員侯冠群研究室,再由侯冠群助理轉交給民政委員會工作人員。

而根據中央社的新聞稿:
北市議會新黨團譴責常中天假借送公文打籃球

新黨黨團聲明表示,任何公務人員、包括替代役男,於上班期間內,均不得假借名義遂行私人娛樂活動,至於常中天於過年後,由於右手受傷長達一個月,社會輿論已有負面議論,且傷後不久,又能參加須仰賴右手運球的籃球競賽,其作法顯難合理向社會交代,恐有損新黨形象。


離譜的是,常中天居然還認為自己具備議員身分,所以上場打球沒錯,於是早一步發表退出新黨黨團的聲明,擺明不接受黨團的譴責。

這是 TVBS 的報導:


常中天也在侯冠群發表聲明之前,就先發表了另外一份聲明,表明退出新黨議會黨團運作,常中天覺得自己還具有議員的身份,所以昨天參加議會籃球賽並沒有任何過失。

原來常中天無時無刻都記得自己是個市議員,應該享有市議員的福利。那麼常中天為什麼老是記不得他也是「現任的替代役男」身份,應該盡好自己替代役男的義務呢?又為什麼他老是記不住自己領的是台北市民的薪水,應該扮演好市議員的職分呢?


從逃避兵役的糾紛到請長假、翹班打球的一連串事件,我看到常中天「光想福利,避談義務」的畏縮性格。市議員身分又如何?台北市民選你來打球娛樂的嗎?去!無恥!

6 則留言:

  1. 常中天是不是"中國人"啊, 一點都沒有因果報應的觀念耶, 太上曰:禍福無門惟人自招。惡有惡報。這些話自認是"中國人"的人趕快告訴他

    回覆刪除
  2.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3. 喲,真的很無恥耶!
    這種人怎麼會被選上市議員?奇怪咧。

    回覆刪除
  4. 這篇是好久以前的哩。

    不過常先生既然這次仍想參選連任,那接受大眾公評是理所當然,我就補充一些資料好了:

    話說去年新黨黨團要處分常中天,他立刻發表「因理念不合」的書面聲明,退出新黨。「他說,他不是第一個離開新黨的公職人員,既因理念離開,自無與昔日同志、東家惡言相向的道理,祝福新黨。」(中央社電)

    現在要選舉了,這位已無黨籍的常先生馬上又自稱是新黨「精神」黨員,連文宣都大辣辣寫著「新黨自行參選」。選前為了奶水來喊爹喊娘,當選以後照樣還是個頭痛人物。

    難怪新黨根本不承認常中天是自行參選。面對新黨的反彈,常中天還發表聲明,要「領導人將眼光放遠」:

    「依我國政黨政治運作慣例,任何政黨在某一選舉區內並無正式提名候選人時,皆相當於「開放參選」,任何與該黨有淵源之人士皆有參選之權利。而既未正式提名,以「自行參選」稱之應屬恰當」。

    然而,新黨黨部 11/7 的新聞稿卻是這樣寫的:

    「在內湖、南港不推荐人選,那是因為新黨自省上次推荐人選辜負了選民的期待,新黨必須負責,所以轉而支持國民黨的理念相同的人士。」

    看清楚了沒有?人家新黨就是因為眼光放得遠,所以寧可公開向選民認錯道歉,寧可請選民把票投給其他政黨候選人,也不要支持這位吃香喝辣打籃球的大少爺!


    壞了一鍋粥已經很不甘願,誰也不想煮第二鍋又壞一次吧。

    回覆刪除

轉載圖文內容請註明出處。
發言請多登入 OpenID 或 Google 帳號:

轉載請註明出處. 主題圖片來源:Jason Morrow.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