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話

〔新舊文章隨意看,喜歡廣告加減按〕

2006-07-13

記者,你的名字是暴民






趙建銘交保當晚,被各家媒體追逐採訪。來看看整段SNG畫面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轉載終極邊疆BLOG):





  1. 趙建銘的車要開出停車場,車道被兩台逆向的車(應該是記者的車)攔住,動彈不得,攝影記者從後方追上,拿著攝影機透過車窗往裡頭拍。趙建銘的車按喇叭,要記者的車讓路(當然是無效)。

  2. 一名警衛在場嘗試維護秩序,希望記者的車不要擋在車道上。(當然還是無效)

  3. 記者A喊:「不要拉我!! 太過份了!!」記者B喊:「不是說要給我們跟嗎?」記者C喊:「不要說話不算話嘛~」記者D附和:「對呀! 太過份了嘛」

  4. 記者E喊:「不要怕啦,那個車道給他擋起來啦! 車道給他擋起來!!!」

  5. 記者F:「要出來講話啊!!」

  6. 警衛:「請離開,各位。麻煩一下,請離開。」記者G:「幹什麼!! 幹什麼!!」警衛:「麻煩一下,這裡是醫院,麻煩一下,好不好」(當然還是無效) 記者H對警衛:「這不是你說了就算!!」警衛:「拜託拜託拜託拜託」

  7. 警衛:「這車子是誰的,麻煩一下。」記者 I:「不要!! 千萬不要動!! 不要動!! 不要動!! 」

  8. 記者J喊:「現在要一直僵持在這邊嗎??」




請仔細對照東森新聞的現場收音、女記者旁白、編輯字幕,請睜大閱聽人的眼睛,看看這些媒體是怎樣「自說自話編新聞」。



你就是記者暴民嗎?你認識這些暴民記者嗎?你跟這種暴民朋友「交陪」嗎?離他們遠一點吧!不然,就離我遠一點。






Technorati Tags: ,

8 則留言:

  1. 最近看台灣政局一連串的發展最讓人心驚的是連總統跟第一家停面對媒體侵犯人權的行為時都無力抵抗,一般人要是倒楣被這些流氓盯上,勝負大概立判。

    一個不能保障個人人權不受侵害的社會,算什麼文明社會?

    回覆刪除
  2. 記者顯然對趙建銘拒絕採訪很感冒

    但是人難道沒有拒絕採訪的自由嘛?

    是哪一條法律規定說受訪對象一定要接受記者提問?

    那個說把車道擋起來不要怕的簡直就是流氓

    還好我沒有認識那些跑現場的記者~~

    回覆刪除
  3. 原來“不要欺人太甚“叫做撂狠話

    看來我的成語新解要重編了~~~

    回覆刪除
  4. 那句「不要欺人太甚」要聽口氣。

    我很仔細的聽了好幾次,怎麼聽都覺得說話的人有氣無力,與其說是挑釁、是撂狠話,還不如說是在求饒。

    聽說最近張學友在香港也是這樣被暴民修理呢。

    回覆刪除
  5. 這是台灣的悲哀吧?!原本以為開放報禁、開放電子頻道,可以換來更多樣多元,往良性競爭發展的好媒體...

    結果台灣的媒體,幾乎都是由「逐臭之夫」所構成的,而且即使本來沒有味道,也非把他搞臭、鬥臭...ˊˋ

    每次對媒體動怒一次,我都得死不少腦細胞,我也千百個不願意啊!!逗逗小狗、陪陪家裏的父母、小動物,都比浪費精神為這些無腦的畜生抓狂還有價值些....

    好久沒有看見訥客的新文章了,沒想到一次PO這麼多帖!跟酥餅比賽啊!哈哈!!

    回覆刪除
  6. 我覺得這些記者真是很奇怪。簡直是瘋了。「不讓我採訪,休想離開」。

    連一個人習慣性的「抬頭」挺胸,都要批判,真是不懂。就算一個人犯罪,也犯不著批判他的走路姿勢吧。

    >> 原本以為開放報禁、開放電子頻道,可以換來更多樣多元,往良性競爭發展的好媒體...

    豪豪,這就是台灣過去沒有在教育。兩蔣給的是愚民教育。所以人們無福消受民主先進爭來的自由、民主。

    回覆刪除
  7. 親愛的各位:

    也許,7/21晚上六點,台北市最後一片真正具有見證歷史的記憶就要熄燈了!

    連署名單,除了被我吵鬧不休拜託曉以大義幫我連署的人,
    台北這個城市,還有好多陌生人來自台灣和世界的各個角落,也加入連署,
    但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也許我做的真的不好,也不夠多,

    大家的幫忙,我一直放在心上,
    即使有人蓄意在網路上以連署人之一的匿名,讓人誤解我對古蹟搶救連署一事的態度和正當性,
    把古蹟搶救牽扯上政治,本身就是一個荒謬的言論,我不認同也不以為然,
    卻必須時時刻刻在文字裡面膽戰心驚,深怕哪裡讓人有誤解,又不斷的面對被誤會和抹黑,我還是覺得這是必須做的,
    那是我個人對於屬於『我是台北一份子的驕傲!』
    因為這裡不是暴發戶造就的台北城,這個城市跟台灣其他的每個地方一樣,都有屬於自己的一段成就,這個城市的演進也跟台灣其他角落一樣,可以讓人看的見。
    在台北這個被過度開發的城市,還是有機會指著某一面牆驕傲的說出他的進化史。

    只是這個城市裡面的絕大多數的人們都漠不關心,
    我想也不會有人肯認真的正視這個問題,因為沒有人真正了解整個群落存在的意義和價值,
    拆除了,對於絕大多數的台北人來說,並沒有什麼太多的影響,
    夜裡陷入難過和哭泣的大概只有我吧!

    看到我爹寫著『今日與許多關心的朋友從上午八點至天黑守護現場....』,
    我突然顯的非常的無能而且悲傷,我的表現顯現起來和絕大多數的台北人是一樣的吧!


    我還可以做什麼?大概只是告訴你們,就快結束了!

    有沒有人願意,在那一天7/21晚上六點,一起陪著我們在那裡看著他,
    如果或拆,或留,都希望你們有機會看著他們然後聽見,那裡真正的故事~

    回覆刪除
  8. 對不起~其實我本來是想來針對文章留言的,
    但是現在古蹟的事情已經燒到眉毛了~
    只好先留那個,

    情緒話~對不起,先斬後奏.....

    回覆刪除

轉載圖文內容請註明出處。
發言請多登入 OpenID 或 Google 帳號:

轉載請註明出處. 主題圖片來源:Jason Morrow. 技術提供:Blogger.